您当前的位置 :宿迁新闻网 > 旅游休闲 正文
娱评:令人倦怠的华语电影节
2019-10-25 17:49:29

第15届上海国际电影节落幕,华灯熄灭,观众退场,记者也疲倦地打包踏上回程。这倦怠不是因为体力消耗,而是来自心底的深沉困惑:我们办国际电影节的底气是什么,是上海,是中国电影,或是中国的电影市场?

这样的情绪,缘自于一些基本的数据。上半年,80多部国产片的票房仅占三成;截止到6月,华语片中的票房头把交椅,竟然还是《大魔术师》。中国电影市场对好莱坞政策才刚开放一点(增加进口片配额和分账),本土电影就一败涂地,毫无招架之力。《杀生》导演管虎在论坛上预感大事不妙:“2012年是危机的一年,我可能失去从业资格”。这位导演最近拍了一部据他说是非常商业的电影《痞子,戏子和厨子》,以挽救“从业资格”。

另一方面,华语电影海外市场频亮红灯,《赤壁》《投名状》《唐山大地震》《金陵十三钗》,用今年的评委、对好莱坞市场烂熟的著名制片人张家振的话总结,就是“垮掉了”。对此,业内人士很着急,在电影节上展开讨论,如何讲故事给世界听?这个论题透着卑微,让人不自觉地要反问:为何要讲给世界听,不如先讲给自己听吧。

与此同时,华语片在国际电影节上再无斩获(自家门前办的电影节除外),王小帅、顾长卫、王全安、娄桦这些年均铩羽而归。而贾樟柯已具导师范儿,办公司做新导演项目,签演员先签自己的老婆,忙得不亦乐乎。自己的电影《在清朝》好几年了,一直没个准信。贾导透露出的口风,似乎是不让拍。所以贾导今年大力呼唤分级,批判审查。他和陆川惺惺相惜,后者的《王的盛宴》万事俱备,始终等不到上映的东风。

严苛而且限制多多的审查制诚然束缚创造力,可是,审查真的是万恶之源?冯小刚可不这么认为,他反问:如果把审查都取消了,也不让一部好莱坞进来,咱们的电影是不是都能大卖?评委张家振则评价:上半年的国产电影,我没看到一部是好的。至于审查,伊朗的审查制度严苛程度不亚于我们,今年的亚洲新人奖评委会主席、伊朗著名导演阿米尔·纳得瑞(作品有《追火车的街童》和《水》《风》《沙》)笑说,过去的伊朗电影,不可以拍女人,不可以拍恋爱,更别提床戏了。所以大家都去拍儿童片。于是,伊朗有了《小鞋子》、《追火车的街童》,有能力的人总能用不同的方式表达。至于金爵奖影片《熊》,是一部细腻的伦理片,绝对是审查框框内的作品。不知道这是否会令自诩怀才不遇的导演们脸稍稍红一下?

合拍片似乎有了进步,几年前的《木乃伊3》,中方只负责提供拍摄场地和后勤,现在的《环形使者》《云图》《钢铁侠3》,已开始介入投资和发行环节。不过,金爵评委会主席让雅克阿诺一语中的:合拍片的目的,只有一个——赚钱。好莱坞看中的,不过是你有钱,以及你的市场够大。你不可能主导剧情创意,中方投资会给电影带来点中国元素,比如有一部合拍片说的是:为了抵抗外星怪兽进攻,秦始皇建了万里长城。

试问这样的合拍片,对于华语片有什么利好?

凡此种种,令人倦怠啊!


相关阅读:
龙虎斗 www.hg81081.com
相关新闻
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宿迁传媒网络有限责任公司运营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赣B2--20100072  备案号: 药品信息服务证
文网文[2012]0135-002 新出网证(赣)字05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国新网3612006002
宿迁日报社宿迁网版权所有,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